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千年梦

2020-08-13 05:56:49 来源:梦璐网

想要对你说,无论生死——永不分离

我不怕死,只怕来不及看你回头的一抹笑颜

我,尹凝,在一阵嘈杂声中愤然离开那个毫无温暖的家,火车站台好冷,我想起了外婆,这世上只有她最爱我了吧,可惜就连她也永远离开了我,踏上火车,去寻找这世上最后一丝温暖,午夜,乘务员叫醒熟睡的我,恍惚间我竟下了火车,阵阵阴风,我猛地清醒过来,没错是这条路,只是时近破晓这里竟仍如黑昼,数条黑影低头从我身边掠过,只有和我同下火车的陌生女人与我同行,一路上她始终低头没说一句话,终于天已通亮时我伸出手推开外婆家的宅门,宅子近十年无人居住却无一丝灰尘,或许是邻居常来打扫吧,这里是林夕村,几十户人家都是古宅,搬出堂屋里的木椅,不经意间竟发现墙角摆着一盆石榴树,只是有些缺水叶子微黄,果子竟泛着血色,难道,这屋子有人住?

傍晚,仍不见有人回来,我舒了一口气或许是邻居石奶奶吧,明天早上去看看她,小时候,我常和她孙女月伢玩耍,有时晚了就干脆住在石奶奶家,老人家总是摘酸酸甜甜的樱桃招待我。

夜里恍然听到有翻动东西的簌簌声,难道这屋子真有人进来,我下意识起身一探究竟,可身体无论如何也无法运动,恍惚间我听见了外婆的声音,孩子,快走。我挣扎着站起,一刹那失去了意识昏睡过去。

清晨,门外一阵的脚步声,

林浩

我推开大门,见一个背着旅行包身着黑夹克衫的男人正推开隔壁林家大门,他似乎觉察到了我的存在,回过头来,黑色鸭舌帽下是一张俊俏的脸,可却毫无血色的苍白,他转过头去进了院子,我暗笑自己多心,或许是回来祭祖吧,晚上,我正在准备吃饭,却听到一阵敲门声,我推开大门,是白天那个男人,仔细一看,不过十八九岁,算是和我同龄吧。请问你家有蜡烛么?我一下子把思绪拉回,忙应声:“有”,转身走到外婆房内拉开抽屉拿出几只蜡烛就着昏黄的灯光才看清竟全是白蜡烛(乡村白蜡烛一般是祭奠死人的),烛台上竟还有蜡油的痕迹来不及思索,匆匆赶到门外“不好意思家里只有白蜡烛了”,“能用就行,谢谢,姑娘怎么称呼?”“你真好笑,都什么年代了,还叫姑娘,我叫尹凝,叫我小静就行,我外婆就这么叫我,你呢?”他脸红了一下“林浩,有事可以叫我,我住在隔壁。”关上门,我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原来还有这么可爱的男生,和女生说话也会脸红,后来的日子,我渐渐和这个奇怪的男生熟悉起来,他,林浩,父亲在国外工作,无法回老家看望爷爷,假期来老家照顾爷爷。

夜里我正吃饭时,一只筷子不小心跌在了地上,我弯腰去捡,却看见黑暗中窗边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一眨眼,却毫无影踪,摇摇头,或许是我眼花了吧!收拾好了碗筷,便仰在床上,从枕头下掏出手机,一摁,没电了,坐起来要寻找充电器,月光下手机荧屏却映出了那双眼,一个男人在朝我笑,就趴在床边的窗台上,我不假思索的叫了起来,不敢回头,身后是谁?这时,院门被撞开,是林浩,他忙冲过来:“怎么了?”我还未从惊吓中缓过神来颤抖着说“有,有人,屋里有人。”他忙抬头环顾四周:“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啊?”“什么,我慢慢抬起头回过身去,果然,只有我和林浩,难道是我又看错了?可明明…,不可能,一定还有其他人,”我慢慢起身仔细看了窗台灰尘上竟真有人按压的痕迹,我顿时全身一凉,这些天,难道这屋子一直不止我一个人在住?我蹲了下去,浑身都在颤抖,林浩试探性的拍拍我肩膀,“不介意的话,去我家吧,你一个女孩在这太危险,明早,我再陪你回来看看吧!”“那不方便吧,你爷爷不介意吗?”“没事,我爷爷不会的,就算是他来也会让你去的。”我随着林浩走出了家门,可我却没注意身后那个‘影子\\’又一次出现!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梦璐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