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牡丹花魂

2020-06-30 04:18:49 来源:梦璐网

牡丹自古以来被誉为花中之王,已有上千年历史,被为人骚客所喜爱。

牡丹色、姿、香、韵俱佳,花大色艳,花姿绰约,韵压群芳。且牡丹花大而香,故又有“国色天香”之称。

在肖何家的别墅后院便有这样一株白牡丹,此花乃肖何的亡妻亲自栽种。

当年亡妻惠美便是莫名死于这株牡丹花下,警方一直未能查明真相,成了悬案。

此事虽时过几年但肖何仍然对惠美念念不忘。

肖何每日除了去自己开的公司上班之外,便是整日的摆弄这株牡丹。肖何一直对这株花悉心照料,可是这株牡丹在亡妻死后,花却从没有开过。

肖何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这株牡丹的看护,对惠美的思念也越来越浓……

在惠美意外身亡之后,惠美的从小长到大的闺蜜好友安若雪,一直对肖何关怀备至,体贴温柔。

肖何虽对惠美余情未了,但人心不是铁打的,又怎么能对安若雪所做一切视若无睹?

终在第四年年初,肖何与安若雪再婚组织了家庭。

婚后,安若雪进入了肖何的公司,头脑与决策力均不在肖何之下,渐渐的掌管了公司的大小事宜。

此后肖何的身体越来越差,看了许多医院没有查出明确的病因。

慢慢的无力再管理公司,于是退居二线过起了简单的居家生活。

肖何整日在家与花为伍,甚至没有再踏出房门一步,与外界断了联系。

就这样在第二年四月,终于在绿色的叶子上长出了一个白色的花苞。花苞慢慢开放,露出了白色的花瓣上面淡淡的粉色。

肖何非常开心,拿出相机为牡丹照了许多照片,然后再将照片打印出来。

肖何拿着几十张照片逐一观看,花朵上的每片花瓣无一不是自己对惠美的思念与衷情。

可是刚看了几张照片上出现了一些黑色的阴影,肖何再快速翻看后面所有的照片,都有类似的黑影,这是什么?是鬼影吗?

牡丹在室外,为什么哪里会照出鬼影?如果是相机出了问题,为什么前面几张却是正常的呢?

肖何再将照片拿起来慢慢仔细观察,发现这些鬼影最未的一张竟有些许像惠美的脸孔,并且它慢慢的爬向了旁边的草地里。

这鬼影难道是惠美?她回来了?没错了,惠美确实死于牡丹之下!这是要告诉肖何什么?而它为什么爬向哪里?那里有什么?

肖何非常好奇,赶紧到了牡丹旁边的草地查看。

他在草地上找了很久也没有发现,正想离开的时候,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肖何扒开草一看,地上有一个小小耳钉,已经失了它原本颜色,但从耳丁的形状可以看出,这是几年前安若雪生日,惠美送她的礼物?

怎么耳环会出现在这里呢?安若雪不是说这耳环早已经不慎丢失了吗?

肖何感觉到事有蹊跷,难道说惠美的死于安若雪有关?不会吧?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她一直与惠美非常要好!她有什么动机呢?惠美死后她也非常伤心的呀,这些肖何都看在眼里的!

这时何肖听见外面的大门开了,安若轩开着车停进了车库。

肖何赶紧将耳丁放进了裤兜。

“亲爱的,我回来了!”

安若雪嗲声嗲气的一口一个亲爱的喊着,而此时在肖何的听来并没有往日的亲昵。

“哦!今天累吗?”

“可把我累死了!老公,你今天吃了药没?”

肖何至婚后身体一直很差,后来与安若雪找了一个有名的医生,开了一些药,身体慢慢的好了起来,人也变得有了些精神。

“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今天牡丹花开了!”

肖何一说起牡丹花,安若雪便变了脸色,如果不仔细看是很难察觉的,这种变化从她的眼睛里面只是稍纵即逝。

“我去给你拿药吧!”安若雪避开了这个话题,如果不是发现了耳钉,肖何会认为她是工作太累了,可今天……

安若雪笑容满面的拿来了药,肖何有些疑虑,但还是将这些几颗白色的药片全部吞了下去。

吃了药安若雪便陪肖何看起来了电视,这是一部美好的爱情故事,讲述着恋人久别重逢的感动。

肖何看着看着觉得有头越来越晕越来越重,从沙发上倒了下去,跌在了地上。

肖何伸手想扶着沙发站起来,身上却使不出任何力气。

这时安若雪点了一支烟,悠然自得的抽了起来。

怎么她会抽烟呢?

“若……雪……”

肖何向她求救,若雪低头向他脸上吐了一口烟雾。

肖何不会抽烟,这烟呛得他呼吸更加不畅,整个人躺在地上咳嗽起来,嘴里面吐出了血……

肖何此时全身虚弱无力不能说话,但脑子还算运作正常。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今天!”安若雪又吐出了一口浓烟,悠悠的说道,“到了今天,我不妨告诉你!惠美那个贱人是我杀的!我想你一定很惊讶吧?”

肖何听到此话恨得咬牙切齿,努力伸手想去拿茶几上的水果刀。

“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安若雪将茶几上的水果刀随手扔到了离桌子较远的地上。

“从小我有的惠美都没有!可长大之后就变了样!她样样都在我之下,却找到了你这棵大树!我看在心头早已滴血,那日你没有在家,我便趁她给花浇水的时候杀了她!这件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我骗过我所有人,这之中当然有你了!”

安若雪说完将吃剩下的烟头放进了烟灰缸又说,“你这个油盐不进的老顽固,老娘用了这么多年时间,你才肯娶我!你以为老娘是看中了你的什么?傻瓜,当然是钱!我在你的饭菜里面放了慢性毒药,又和李医生合伙骗你每天服毒,你还以为是灵丹妙药吧?你身体根本就没病,病的是你的脑子!蠢货!现在你的死期已到,马上你的公司就真正变成我的了!哈哈哈~”

肖何现在才知道了事情的所有真相,他想跑?不,他要报仇,他努力的向水果刀的方向爬去,可是自己用尽了全身力气只移动了一点。

这时安若雪用脚狠狠的踩着肖何想去拿刀的手说,“蠢货!你吃了这么重的药,还不去死!还在这做无畏的挣扎又有什么用!”

肖何手被踩得极痛,想要将手抽离,根本就使不出任何力气来。

想着惠美的枉死,想着自己多年来与仇人为伍,自己也将死于当下,泪水顺着眼睛流了下来。

肖何哪里甘心,似是用出了最后的力气,大喊一声,将手成功抽离,安若雪由此不慎倒地,头触地摔在了水果刀之上……

这就为惠美报仇了?肖何觉得自己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晕昏了过去……

梦里面肖何看到了日思夜香的惠美,惠美变成了一朵美丽的白牡丹,像牡丹仙子般一身白衣向自己飘了过来。

惠美脸上全是温柔的微笑,深情的与自己相拥。

“我不会让你死的……”惠美向肖何吹了一口白烟,脸慢慢的模糊了起来。

“惠美,你别走!”

“我也不想走,只是……你我缘份早已尽,你保重……”

惠美仍然微笑着,只眼角流下了泪水……

“别走!”肖何大叫着,醒了过来!

自己没有死!安若雪的尸体还躺在上,这不是梦吗?身体已经恢复正常,肖何突然觉得脑袋一沉,赶紧去看后院的牡丹花,花已经凋谢,牡丹的枝叶也全部枯死……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梦璐网 版权所有